“军中工匠”的奋斗人生

来源:未知 发布于 2022-08-27  浏览 次  

  初中毕业,家里条件不好的唐武祥不得不中断学业,去建筑工地打工。尽管每天都累得苦不堪言,可这位从小听着红军长征故事长大的四川小伙,从未放弃内心深处的梦想——参军入伍。

  这天,正在工地挥汗如雨的唐武祥,听到当地武装部开始征兵的消息后,二话没说扔掉手中的瓦刀就跑过去报了名。

  如愿穿上军装,新兵唐武祥带着对火热军营的憧憬,来到西部戈壁的一支部队,打算在这里手握钢枪、保家卫国,成为向往已久的革命军人样子。

  战略支援部队某旅技师唐武祥(左)检查作业面爆破情况(2022年7月23日摄)。新华社发(刘国辉 摄)

  新兵训练结束,他坐在前往连队的班车上,目之所及都是荒凉的戈壁滩、零星的骆驼刺。班车一路向西,等到了目的地看到熟悉的工地场景后,他的心有些凉了。

  “每天的任务是进行泥浆搅拌,与参军前在工地干活差不多,早知这样还不如在老家打工,还能挣点钱哩。”唐武祥一时有些想不开。那些日子,他工作提不起劲,干啥都不积极,只想着混日子。

  细心的班长看出了唐武祥的心思,带着他去参观营区旧址,介绍老一辈创业者喝咸水、住帐篷、斗风沙的故事,还开导他说:“我们单位的任务性质就是这样,虽然干的是泥浆搅拌的活儿,却事关各项科研任务的成败。”

  随着对这片热土的了解越来越多,唐武祥开始暗下决心向老一辈创业者学习,环境再恶劣、条件再艰苦,也要像骆驼刺一样根植大漠,像钻机钻头一样深扎战位,在茫茫戈壁好好干一场。

  泥浆搅拌需要大量粘土,一个作业班次8个小时就需要准备10吨左右的粘土,全部靠人工搬运,唐武祥总要比别人多背一些、多跑几趟。为了让下一个班次的战友下班后能及时喝上开水、用上热水,他每天回来顾不上休息就到锅炉房添煤烧水,一干就是一年多。

  就这样,脏活累活抢着干、苦活重活不停干,唐武祥入伍不到1年就荣立三等功,入伍2年多光荣加入中国,入伍第4年成为同年兵中唯一的操作手,独立带班作业。

  一次任务中,他和战友正在紧张作业,不明气体突然溢出,继续作业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,现场气氛一下紧张起来。

  “按规定我们可以先撤离再施工,但撤离后任务肯定不能完成,这就是我们的失职。”唐武祥说,“作为党员和骨干,我不上谁上?”

  于是,他稳定心神、顶住压力,戴上防毒面具第一个冲上前去继续作业,最终安全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  战略支援部队某旅技师唐武祥(左一)为战友讲解装备操作技能(2022年2月11日摄)。新华社发(吉海峰 摄)

  在大漠戈壁常年劈山凿岩,随时面临“苦累伤残”的考验,但唐武祥从来没有畏惧过。

  2008年的一次任务中,突然发生大断面塌方,出口全部堵死。如果不能快速抢通,整个工程会前功尽弃,昂贵的施工装备也要被淹埋。关键时候,他与10名党员骨干组成抢险小组,冒着不时坠落的碎石,争分夺秒开展抢险作业。经过3天连续作战,最终排除了险情。

  一次作业现场,面对恶劣的施工环境,不少人都出现头晕呕吐的现象。已是年过半百的唐武祥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,带队在那儿一干就是9天9夜,期间4次因极度劳累被强行抬走。可身体稍有恢复,他又立马精神抖擞地投入战斗。在他的带动和感染下,施工分队密切配合、聚力攻关,提前5天圆满完成了任务。

  入伍以来,唐武祥带领作业小分队辗转戈壁荒漠,参与完成水文地质勘查等重大任务40余项,20余次担任突击队长带队攻坚,上百次解决施工难题,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4次,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、三等奖各1次,2018年被战略支援部队表彰为“优秀员”,2019年被定为首批军中工匠培养对象。

  战略支援部队某旅技师唐武祥(左二)结合图纸询问作业进度(2022年7月23日摄)。新华社发(刘国辉 摄)

  2020年3月,唐武祥服役满30年,达到了退役年限,但此时他负责的某任务刚刚步入正轨。唐武祥毫不犹豫地向组织递交了延期服役申请书,继续奋战在国防施工保障任务第一线。

  “只要组织和任务需要,我就一直这样干下去。”这位一级军士长坚定地说,“我打心眼里也舍不得脱下这身穿了30年的军装。”

  2022年,唐武祥被评为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。他说,回顾33载从军路,自己最大的感悟就是“奋斗的人生最美丽,打拼的人生最精彩”。